怀孕4月确诊癌症,医生允许我先把孩子生下来

育儿 2021-06-25 20:01:49 1 pgc 怀孕 癌症

生活总是如同天气般阴晴难测,当你满怀希望畅想未来时,老天却偏要给你出个难题,让你陷入困境。

2019年夏天,38岁高龄的我终于又成功孕育了一个小生命,本以为生活会平平淡淡越来越好,但是,拿到“甲状腺乳头状癌”病理结果的一刻,有着四个月身孕的我如同经受了当头一棒。懂营养、爱健康的我,从未想过癌症会真的降临在自己身上,而且是这么地猝不及防。

毫无防备的检查结果 | 作者供图

我的肿瘤是脖子上的“毒蝴蝶”

和电视剧情节不同,医生直接告诉我这是恶性肿瘤,必须手术治疗。但是考虑到这个癌“惰性”很大,发展很慢,他给出了三个方案:一是孕期每两个月复查肿瘤变化,如果肿瘤没有快速发展,可以产后再手术治疗;二是马上拿掉孩子直接做手术;三是等到孕中期进行手术,但是孕期手术有流产或者导致胎儿畸形的风险。

经过多方咨询,最终我选择了方案一,有人说我是一个伟大的妈妈,为了孩子愿意承担这么大的风险,但我心里明白,做出这个“坚强的抉择”,更多的考虑是——前者能多一个希望,为何不选呢?

医生说这个病可能和家族基因有关,于是,在自己确诊后不久,我带着70岁的老母亲做了全面的体检,发现她也有甲状腺结节,经过几天的检查,果然,也是乳头状癌。2019年12月份,妈妈入院做了甲状腺全切手术,所幸肿瘤较小,术后病理显示也没有淋巴转移,以后只需定期服药、定期复查就可以了。

在照顾妈妈手术的过程中,主治医生也告知了我很多甲状腺癌的知识,让我明白这个癌和其他恶性肿瘤的不同之处,也让我内心的担忧得到一些舒缓。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在甲状腺外科与产科间不停穿梭,验血、B超、羊水穿刺、糖耐量检测……各种检查如同游戏中的升级打怪,所幸,一切正常。随着时间推移,我也慢慢接受了脖子上的这只“毒蝴蝶”,慢慢忘记自己是一个癌症患者,满怀欣喜地等待新生命的到来。

我本以为,要和刚满月的女儿别离

2020年的春节,疫情严重,怀孕七个月的我没能按时复查。在家闭关的日子似乎过得更快,疫情缓解后,我已进入了孕晚期。我打算暂不复查,一切等生完以后再说,没想到我的想法和外科医生的意见不谋而合,他坚定地告诉我,生完再找他。

2020年的4月,我如愿以偿地产下一个7斤的小胖妞,一切正常。看着这个柔软的小生命,我觉得一切的磨难和波折都是值得的,也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她是老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一切都是值得的。| 作者供图

接来下的日子,就是调理身体,喂养孩子,准备孩子满月以后直接预约手术。产后四十天,我再次来到甲状腺外科,找到早已熟识的医生,本以为他会直接给我开住院证办理入院,可他却说,再复查一下肿瘤的情况,如果没有问题,还可以推迟手术时间,毕竟孩子还太小了。

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真是碰到了一个有医德的好医生,他亲自给我做了B超,告诉我问题不大,让我安心回家哺乳,继续每两个月复查一次。旁边的护士也附和着说,就是呀,孩子这么小就断奶太可怜,等大一点再来吧。本以为即将和小女儿断舍离的我,听到这个差点热泪盈眶,突然发现原来医生也可以这么温暖。

坚持纯母乳喂养五个半月以后,2020年的国庆长假,乖巧的小女儿很顺利地断了母乳。经过医院排期,我的甲状腺手术时间定在了10月20日,刚好是女儿出生六个月,我确诊甲状腺癌一年。终于,这只“毒蝴蝶”要飞走了。

手术前,我留下了一张自拍照

按照护士的要求,我扎了两个小辫子,进手术室之前给自己留了一张美美的自拍照,我知道,从此以后,我脖子上会永远留下一道疤痕,那是“蝴蝶”飞过的痕迹。

我扎着小辫子自拍了一张。| 作者供图

手术正式开始前的准备和等待是最让人揪心的,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面对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手术,内心还是紧张忐忑的。医护人员将我推出病房的时候,一个年长的护士大概看出了我的紧张不安,走过来拍拍我说,手术一定会顺利的,不要紧张,把你的膝盖弯起来吧!我想也许是这样直挺挺地躺着寓意不好吧,不管怎样,此时来自陌生人的鼓励和关心,都是让人觉得倍感温暖的。

四小时后,手术结束的我被送回病房,完全清醒后的第一个感受,就是饿。但是我的脖子和头都还不能动,也无法进食,只是头晕脑胀,全身酸痛,整夜辗转反侧。不过第二天一早,我就能在家人的帮助下起身,也能顺利吞咽流质食物了。

主刀医生告诉我,手术挺顺利,甲状腺做了全切,中央区和3、4、5区淋巴结都做了清扫,并且是在没有扩大切口的情况下完成了清扫。当时,我并未意识到他所说的“没有扩大切口”是什么概念,直到出院7天后拆除纱布,我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真的非常短,大概只有三四厘米,干净漂亮、整整齐齐。原来我的医生不仅有医德,医术高,还懂得怜香惜玉呢。

两周后,术后病理报告显示,清扫出来的18个淋巴结中有7个有癌转移,医生建议后续进行碘131治疗,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医院有一个科室叫做“核医学科”,听起来还挺高深莫测的。

我喝下了半杯放射性的“水”

核医学科的那位医生一看就是严谨的学术派,她非常耐心地给我解释了碘131治疗的过程及注意事项。11月30 日,我住进了隔离病房,准备喝传说中从核反应堆分离出来的高辐射的“圣水”——碘131。

我们喝下去的碘131是用水稀释过的,也就是半杯无色无味的“水”,喝完以后,第二天会觉得胃稍有不适,并没有其他不良反应。为加速代谢,同病房的姐姐每天带着我一起跳健身操,除了不能外出,感觉还挺好。

病房的过道上有一个测辐射的机器,我们每天需要早晚测一次辐射值,到第三天,大家都达到了出院标准,医生交代回家自行隔离两周,就可恢复正常工作,但是同老人、孕妇及婴幼儿需要保持隔离一个月。

隔离病房的床位之间会有一个铅板,以减少相互辐射。| 作者供图

所有治疗基本告一段落,除了脖子上多了一道疤,每天晨起需要服药,一切又恢复如初。“经验”丰富的我有时会接到一些病友的咨询,我都会一一给予耐心解答。我还建议,有条件的话,可以给自己和家人配置充足的保险,身体健康是家庭责任的一部分,万一疾病来临,至少物质上还有一份保障。我懂得她们内心的不安和忐忑,也希望我的解答能给到她们一些信心——从容面对疾病,相信自己,相信科学,相信未来可期。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另一个TA也有类似的经历,请点击这里了解TA的故事和医生点评。

作者:Lily

编辑:十足目透明科

果壳病人致力于和大家一同了解疾病,守望相助。现在,我们有了一个计划,希望帮助大家连接优质医生资源,并提供病友交流、知识分享的空间。

pgc 怀孕 癌症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ilixuan.cn/article/63413.html

热门文章

美日军演,枪口对准中俄?俄罗斯忍不了,在日俄争议岛屿举行军演

为什么5G时代华为推出4G手机依然抢手?花粉的回答很真实

从支付宝推出NFT,看望区块链的技术应用

支付宝9块9卖付款码皮肤NFT,被爆炒到2万元一个

库克或拿苹果12 mini开刀,iPhone 13不再这么玩了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weilixuan.cn/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