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玛成功IPO!河南电动车家族浮出水面,高中学历新董事备受瞩目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爱玛电动车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柳暗花明。

6月15日,据投资界消息,风靡全国的两轮电动车品牌——爱玛科技,终于进入到了“IPO敲钟”阶段,以每股27.86元的价格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

所谓“IPO敲钟,”指的其实是股票上市前敲钟,再详细一点,就是指一个公司首次在证券市场上市开盘。

股票上市当天,公司法人代表会到交易所,敲响交易所里面的大鈡,从这一刻起,意味着公司在证券市场可以开始买卖了。

爱玛科技开盘即大涨44%,拿下市值超过160亿的好成绩。

俗话说,只看人吃肉,难见人养猪,爱玛如今的风光,的确让不少同行嫉妒,但对于爱玛来说,这成功的喜悦,着实来之不易,为了上市这一天,爱玛足足等了九年。

这九年,既是一个企业成长蜕变的历程,也是一个家族冲出重围的关键时期。如果将这个时间拉至更长,爱玛已经蛰伏得足够久。

爱玛科技的创业故事,开始于22年前的河南。

1999年,张剑从河南商丘的一家国营企业离开,与妻子段华北上津门,在天津成立了如今爱玛科技的前身,当时的公司名叫天津泰美车业有限公司。

上世纪九十年代,尽管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然吹拂到内地,但像张剑这样毅然决然辞职下海经商的,在人群中并不占据大多数,是什么让张剑做出如此决定呢?是草率吗?

事实显然并不是如此。早在1993年,张剑的父亲就成立了一个专门销售自行车的公司——盛天余车业有限公司。

他的父亲名叫张星明,早年由于工作调动原因落户商丘,一直不甘心寂寂无名,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开始蓬勃发展后,张星明决定抓住机遇,带领自己的一子二女下海做生意。

也就是这段时间里,张剑多多少少接触到了相关的行业知识,积累了一点经验后,在千禧年到来前夕,他与妻子商量到外地自己单干,彼时,广阔的自行车市场乃至之后的电动车市场都还是一片未经开垦的沃土,妻子段华觉得这办法可行,二人一拍即合,开始了爱玛的传奇之旅。

创业的前五年,张剑夫妇的主要精力放在自行车这一块,但与此同时,张剑也留意到了国内自行车领域中,另一股新生力量——电动自行车,正在悄悄兴起。

据有关资料显示,1995年至2000年,正是我国电动自行车的起步阶段,由于当时技术尚不成熟,人们的购买力也并不达标,加上当时电动自行车外形笨重,并不便捷,这一阶段的电动自行车还处于生产试验期。

尽管只是初具规模,但电动自行车的发展速度却是不容小觑,短短五年过去,它在市场中的占有量呈直线上升状态。

2000年前后,我国大中型城市陆续颁布了“禁摩令”,摩托车的限制给了电动自行车发展的空间,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电动车进入了规模化阶段。

张剑夫妇初初下海经商时,这个自行车领域逐步兴起抬头的产物自然而然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张剑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判断,电动车行业大有可为,在这个想法的带领下,张剑集结了自己的姐夫张彦峰与胞妹张茹,共同将事业目标转向了电动车。

多年后,张剑才有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初的一个提议,竟然促成了中国“电动车家族”的诞生。

在他的带领下,张红与丈夫张彦峰来到了天津,成立了小鸟电动车品牌,主要生产电动自行车与电动三轮车;

张茹留在了老家河南,守着父亲的生意,逐步将其发展形成产业链,2003年时,张茹的百丰车业有限公司,已经成了中国最大的自行车、电动车批发商。

踩在时代的脉搏上,张剑一家赶上了好时候,但这也并非他一家之功。

进入电动车领域时,国内电动车市场处于空缺状态,竞争对手不多,市场需求不饱和,面对这个诱惑,张剑心动并犹豫着,彼时电动车市场上最为知名的品牌还是新日,能否超过对方后来者居上,张剑并没有把握。

在这个关键时刻,公司总经理余林推了张剑一把。

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将电动自行车确定为非机动车的合法车型。

电动自行车进入蓬勃发展阶段,余林仔细考察过市场,发现自家公司有两个得天独厚的优势,第一当然是有着足够的自行车生产经验,对于生产并制造简易电动车即电动自行车有着先天的优势,第二则是公司位于中国自行车工业重地天津。

根据《电动自行车行业区域产量对比》来看,天津在国内各个生产电动车的省市中,位列第二,张剑的公司在就在这里,堪称天时地利人和。

2006年,爱玛科技开始着手研发“爱玛”品牌电动车,由此吹响了爱玛在国内风行的号角。

最初两年,爱玛其实反响平平,没有在电动车市场有什么大的作为。

主要是因为爱玛一开始市场定位不准确,既想要生产豪华型电动车,又想在简易电动车领域保住自己的地位,同时进军大中城市,什么都想要,但什么都没做好。

张剑及余林看着数据犯了愁,两人沉住气商讨下一步怎么办,余林认为,豪华电动车的主要生产地是江浙一带,而且发展比较快,爱玛此时跟它们竞争市场,是不可能讨到什么好果子吃的。

但简易电动车(更轻便更像自行车的款式)目前却是一个少有人发展的领域,爱玛可以抓住这个机会。

同时,爱玛不能只盯着大中城市的市场,彼时,新日电动车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发展,广告方面更是有何炅等红星代言,跟它们竞争大中城市,只会自讨苦吃,爱玛要走的,是下沉路线,即进军中小城市,甚至下沉到各大县、镇、村,走平民路线。

事实证明,余林的分析是正确的。

自从确定了让利放血这条路,爱玛就将自己的最后一站,从县下沉到了乡镇,甚至打出了“经销商进货99辆,就送其港澳游”,还想出了各种“土办法”对爱玛进行宣传,比如打着大喇叭,在田间地头招呼务农的农民大叔大婶进行试用。

这样的方法简单而粗暴,还十分管用。

两年间,爱玛电动车在平民市场中越来越有知名度,市场被逐渐打开,当时的爱玛年营销额达到了5亿元。

但真正让爱玛红遍大江南北的,还是“天王”周杰伦的代言。

2009年开始,周杰伦骑着一辆电动车问一只熊猫“爱吗?爱就马上行动”的画面,即便是十多年后提起,仍旧有很多人记得清清楚楚。

这个广告语巧妙地将爱玛品牌名融入其中,加上周杰伦的人气效应,一举在全国声名鹊起。

当时爱玛付给周杰伦两年3000万元的代言费,据说打破了王菲2000万代言洗发水的广告费,成为电动车领域最贵代言人。

很多人担心余林和张剑会因此做赔本买卖,但余林解释道,按照爱玛一年销售额5亿来算,两年3000万的代言费用,只是这营销额中很小的一部分,而且,凭借周杰伦的人气,他可以将爱玛的营销额提高到4倍之多,怎么算,爱玛都不会做赔本生意。

就这样,爱玛乘着时代的东风,在电动车界一步步走稳。

如今回过头来看,爱玛似乎没有做过什么特立独行的决策,却能够在电动车强手如林的市场上,一路顺利走到现在。

然而,爱玛能够时刻顺应市场的风向,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如同当年张剑劝说自己的姐夫与妹妹涉足电动车领域一样,高瞻远瞩有时候也是一种独特的天赋。

事实上,能够发展到如今这么大的规模,爱玛电动车还需要感谢广大人民群众。

很多年前,中国有着“自行车大国”的称号,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称呼正在被人们渐渐忘却,街道上越来越宽的马路和越来越多的汽车,似乎都在提醒我们,属于自行车的时代已经过去。

其实不然,如果专门查看过国内电动车保有量的调查,就会知道,电动车,仍旧是现在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老百姓们出行的大势所趋。

据统计,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电动车持有量最多的国家,社会保有量已超过3亿辆,电动车品牌超过8000多家,中国自行车(含脚踏、电助力、电动)已累计出口超过10亿辆,进入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稳居世界第一。

电动车无噪音、不加油、零排放的特点,让它成为二三线城市甚至更多乡镇居民出行的首选。据调查,选择电动车的群体,主要集中在30—39岁这个阶段的人群中,对于上下班通勤时间较短、距离较近的人们来说,电动车无疑比汽车更受到青睐。

2009年到2019年,中国电动自行车的保有量连年上涨,从9500万辆到3亿辆,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中。

2018年,全国交通工具年产量的饼状图中,可以清晰看出,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依旧占据非常大的比重。

比起早早将重心转移到汽车却没有什么起色的企业来说,能够盯住电动车这一大块蛋糕,确实是张剑的聪明之处。

发展到近两年,爱玛电动车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电动车界一霸,虽然有雅迪等电动车品牌的竞争,但爱玛的分量却也不容小觑。

2019年国内电动自行车产量为3609.3万辆,预计2021年这一数据将近3900万辆,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

2020年爱玛全年销量为754万台,实现营收129亿元,净利润为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3.8%和14.8%。

最新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爱玛电动车销量分别是455.33万台和564.50万台,可以看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爱玛如今每一步走得虽然不算快,但却很稳。

然而,看似顺风顺水的爱玛科技,要走到“IPO敲钟”这一步,其实也是经过了千难万险的。其中,就有被副总顾新剑骗钱,欠债超过2亿这么一难。

早在2012年,爱玛科技就已经计划上市了,当时爱玛科技的副总名叫顾新剑,他控股的江苏天爵机车科技有限公司是爱玛电动车零件的代加工商之一,在2009年与张剑合作,成立无锡爱玛车业有限公司,在爱玛科技发展史上,被称为“双剑合璧”。

然而,2010年开始,顾新剑就开始利用与爱玛合作之便,将爱玛名下的房产、土地证等拿抵押,变现之后用于自我消费。

2011年,顾新剑更是变本加厉,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威胁恐吓张剑与段华夫妇,屡次讨厌欠款用于各种吃喝玩乐的开销,总数高达2.35亿元。

顾新剑还整理了一份爱玛科技所谓偷税漏税的证据,敲诈张剑夫妇。

后来,忍无可忍的张剑夫妇终于决定将顾新剑告上法庭,由法院来判决此事。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各有错处,但顾新剑还是以锒铛入狱为最终结局,当然,爱玛科技也在之后接到了税务局要求缴纳欠款的指令。

经此一役,虽然爱玛科技没有伤到根本,但却使得爱玛科技错失了上市的最佳时机,名誉也大为受损,IPO敲钟更是遥遥无期。

接下来等待爱玛科技的,就是越来越漫长的上市之旅,雅迪、新日等品牌作为市场上数一数二的大哥,在爱玛受创之际也没耽误发展,一来二去拉开了差距,等到十年后爱玛终于上市敲钟,其实与雅迪之间已经出现了较大的距离。

结语:

不管怎么说,爱玛科技还是迎来了自己里程碑式的转折点,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上市对于爱玛科技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好消息,尽管算不上独孤求败,但爱玛一直在努力,这是可以肯定的,爱玛市值超过160亿的同时,张剑家族持股超过70%,身家也已经过百亿。

如今爱玛的掌权人,从张剑换成了他的女儿张格格,这个据说学历只有高中程序的女孩儿,出生于1993年,高中毕业后进入爱玛进行学习,一路担任过任总经理助理、董事长秘书,到现在任公司董事的职务,无论从年龄还是职务来看,都是妥妥的新一代“女霸总”。

在爱玛宣布上市之后,她能否接过张剑夫妇手中的令牌,带领爱玛更上一层楼呢?不妨拭目以待。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无法核实版权归属,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作者:黑猫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ilixuan.cn/article/63383.html

热门文章

美日军演,枪口对准中俄?俄罗斯忍不了,在日俄争议岛屿举行军演

怀孕4月确诊癌症,医生允许我先把孩子生下来

为什么5G时代华为推出4G手机依然抢手?花粉的回答很真实

从支付宝推出NFT,看望区块链的技术应用

支付宝9块9卖付款码皮肤NFT,被爆炒到2万元一个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weilixuan.cn/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